苍桑东风韵

Poem By liu jun

从1958年起,每个清晨东方亮白囗囗今年九月葡萄熟透白云悠悠,
东方红拖拉机吼着, 囗从省城到此三四十分钟动车,
荒岗渐变成染红的新田。囗象新爱情来去高效率。
建个政治立新的粮仓,囗挽着她的手心
第一批农场拓荒者负重前行, 囗装着伊的心和眼
原本白晰嫩皮被风霜吹磨 囗身游魂游在万花简瓶堡。
已刻得青筋突露,囗哥呀,这房为何是红的?
铜色闪亮。 囗妹呀,看这红土地!
伊人在另一个山岗遥望,囗囗囗囗囗爷奶们汗水浸染的
也是铜光闪闪。 囗葡萄怎能不甜花儿怎能不香?
孔子学生变成墨家学生向全能升级,囗看呵,罗旭大叔酒醉成仙
留学法国的竟然种出了法国葡萄,囗酒瓶砖窑醉相拥,继接1958年的爱情
无声息的爱慕补上康桥的浪漫,囗方式贼亮,大腿
自然要出善果就是葡萄酒! 囗可以旋转乳峰刺破伪装。
如爱情酿酵得出肉体融合的 囗我轻抚依旧热烫,再次抹平她的苍桑。
互相征服。囗姑娘们蹭足了百亩薰衣草香,热风下
收工哨响起, 囗荷兰风车旋转,赤条地跳着马提斯旋舞。
伊们荷担负锄列队 囗堡里十字拱梁下我用钢琴祈祷,
从上风囗走过囗囗从高高耸立的多个穹顶撒向白日夜空
似酒香飘来,他们盘算起酒的囗囗如深海珊瑚探头探脑。
产量与质量。 囗我的缠绵沉在深意海底,
远走的留下的都会老掉,1966干囗囗被深秘穹道底的琴攫住搅腾,
部们也下来了,亲尝自立天地的囗囗五彩梦幻气泡升起送给了星星,
辛酸甘甜,接茬的各地造反愤青囗囗送给了她。
怎样象前辈一如继往? 囗年华可损但不衰败,
恋爱与酒囗人生长短抓住光彩,
依旧是高质的,风霜烂漫酒红土 囗囗陈酿点酵,
牛哄哄的东风生产建设兵团 囗囗酿造新醇香。
韵味悠厚伊人苍桑, 囗东风红韵,
对地当歌无悔芳华。 囗心中的塘城。

poem by liujun2020.9.11

Comments about 苍桑东风韵

There is no comment submitted by members.


Rating Card

5 out of 5
0 total ratings

Other poems of JUN

从轿子山嫁到安蒂斯山

大树杜鹃红白紫齐开, 太阳庙头染金光灿灿,
火红马樱花陪嫁。柯卡塔祭司站在顶上凝望太阳
先从四千米高轿子山上轿,搭在高六千米山脊上最后一根光柱,
劲风萧萧 起驾。 明早西边大海辽远的姑娘嫁来了。

祭 火

毛泽东_____中国,中国______毛泽东,
从十几人的微小团结, 巨龙吼一声,
到亿万工农大众洪流追随,敌人都在颤抖,
拼了家财拼了妻儿, 铁栅门般切齿忌恨挡不住

罗旭的酒瓶

一簇簇红土酒瓶放置在起伏舒展的口囗囗它们沉醉拥无声地
小肚胸脯纤腰圆臀般的山岗上,囗囗口囗向白昼吐散着不涸的梦想,
自然是花香幽然,口口囗口囗囗口囗口口我在酒瓶堡里仰望深邃天窗
一泓清池东风情调。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以为这是最神圣的地方,

秋草欢欣

一蓬秋草欣然发囗囗囗囗囗囗贵荷在秋天终死去,
平庸花叶拥抱天空,囗囗囗囗沉塘沤泥归腐朽
我终于可扬眉吐气。囗囗囗囗尽力美言也止不住,
秋,卑贱者的春天,囗囗囗囗死在污垢底。

谁同诗决斗

清泉潺潺,囗囗囗崖上蜂的圣殿,
入池逸浴,囗囗囗摩崖石刻
飞瀑摩搓,囗囗囗造像碑刀
一只蜜蜂嗡嗡飞来,囗囗囗蜂们忙碌

Maya Angelou

Phenomenal Wo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