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 的 情 歌 ]

[死 的 情 歌 ]冯 文 淑 --桑 林 --starseven0starseven0于 2006, 3, 22, 4, 50, 初 稿 , 13, 定 稿

我 的 姑 娘 ,
当 我 向 你 求 爱 以 后 , 你 却 用
沉 默 --这 永 恒 的 死 亡 --这 永 恒 尖 锐 的
死 亡 --这 地 狱 的 烈 火 , 作 为 秋 波 ,
把 我 的 心 焚 烧 , 像 一 个 古 董 商 人 ,
把 频 临 失 传 的 古 代 画 家 的 画 图 焚 烧 ,
在 一 个 疯 狂 的 夜 晚 。
我 的 姑 娘 ,
当 我 向 你 求 爱 以 后 , 你 却 用
沉 默 --这 永 恒 的 死 亡 --这 永 恒 尖 锐 的
死 亡 --这 地 狱 的 烈 火 , 作 为 秋 波 ,
把 我 的 心 焚 烧 , 像 一 个 古 董 商 人 ,
把 频 临 失 传 的 古 代 画 家 的 画 图 焚 烧 ,
在 一 个 疯 狂 的 夜 晚 ,


--------
二 ,
那 炉 火 , 熔 化 着 钢 铁 , 可 你 的 沉 重 的
沉 默 --比 死 亡 更 疯 狂 的 沉 默 --比 痛 苦
更 痛 苦 的 沉 默 , 像 千 万 把 钢 刀 , 在 我 多 情 的 血 管 里
狂 舞 , 狂 饮 着 我 的 鲜 血 。 猛 虎 狂 饮 着 小 羊 的 鲜 血 。
那 炉 火 , 熔 化 着 钢 铁 , 钢 铁 已 化 成 了 泪 珠 。
泪 珠 在 火 的 深 渊 中 哭 泣 , 像 一 个 孤 儿 ,
在 寒 风 中 哭 泣 , 像 一 片 枯 叶 , 在 悲 痛 的 冬 天 哭 泣 ,
泪 珠 在 火 的 深 渊 中 哭 泣 , 像 一 个 孤 儿 ,
在 寒 风 中 哭 泣 , 像 一 片 枯 叶 , 在 悲 痛 的 冬 天 哭 泣 ,
可 是 , 你 这 铁 石 心 肠 的 沉 默 , 却 在 鼓 起 更 大 的 风 势 ,
像 铁 扇 公 主 扇 起 更 大 的 火 焰 , 要 把 这 泪 珠 ,
化 成 一 点 轻 烟 , 调 和 在 你 残 暴 的 胭 脂 里 ,
让 你 的 血 盆 大 口 的 红 唇 , 更 鲜 艳 。


---------
三 ,
魔 鬼 的 游 戏 啊 , 魔 鬼 的 游 戏 啊 , 沉 默 啊 ,
你 在 做 着 魔 鬼 的 游 戏 啊 。 沉 重 的
沉 默 --比 死 亡 更 疯 狂 的 沉 默 --比 痛 苦
更 痛 苦 的 沉 默 , 像 千 万 把 钢 刀 , 在 我 多 情 的 血 管 里
狂 舞 , 狂 饮 着 我 的 鲜 血 。 猛 虎 狂 饮 着 小 羊 的 鲜 血 。
我 看 见 , 你 的 主 人 , 本 来 用 千 万 个 甜 蜜 的 吻 ,
做 成 你 这 沉 默 的 灵 魂 , 让 你 做 忠 实 的 仆 人 ,
住 到 我 心 中 , 让 我 的 心 , 享 受 到 永 恒 ,
甜 蜜 的 青 春 的 果 实 , 可 是 , 你 却 擅 改 圣 旨 ,
擅 改 你 的 主 人 --我 的 姑 娘 的 圣 旨 ,
让 阴 险 , 毒 辣 和 绞 架 , 做 了 你 的 灵 魂 , 沉 重 的
沉 默 --比 死 亡 更 疯 狂 的 沉 默 --比 痛 苦
更 痛 苦 的 沉 默 , 像 千 万 把 钢 刀 , 在 我 多 情 的 血 管 里
狂 舞 , 狂 饮 着 我 的 鲜 血 。 猛 虎 狂 饮 着 小 羊 的 鲜 血 。

----------

四 ,
我 看 见 , 你 的 主 人 , 本 来 用 千 万 个 甜 蜜 的 吻 ,
做 成 你 这 沉 默 的 灵 魂 , 让 你 做 忠 实 的 仆 人 ,
住 到 我 心 中 , 让 我 的 心 , 享 受 到 永 恒 ,
甜 蜜 的 青 春 的 果 实 , 可 是 , 你 却 擅 改 圣 旨 ,
擅 改 你 的 主 人 --我 的 姑 娘 的 圣 旨 ,
让 阴 险 , 毒 辣 和 绞 架 , 做 了 你 的 灵 魂 ,
我 看 见 , 你 的 主 人 , 本 来 用 千 万 个 甜 蜜 的 吻 ,
做 成 你 这 沉 默 的 灵 魂 , 可 是 , 你 却 擅 改 圣 旨 ,
擅 改 你 的 主 人 --我 的 姑 娘 的 圣 旨 ,
你 却 把 我 的 姑 娘 的 千 万 个 吻 , 放 驱 逐 到 人 烟 荒 无 的
深 山 老 林 去 , 让 野 兽 去 践 踏 我 的 爱 人 的 纯 洁 的 香 吻 ,
像 暴 风 雨 践 踏 初 恋 的 鲜 花 ,
像 惊 雷 践 踏 生 有 毒 虫 的 大 树 。

-------
五 ,
就 像 饥 渴 的 沙 漠 , 渴 望 甘 美 , 清 凉 的 井 泉
和 绿 荫 的 遮 蔽 , 我 破 碎 的 心 , 渴 望 着
我 爱 人 的 彩 绣 球 和 安 慰 。 可 你 黑 心 肠 的 沉 默 啊 , 却 把 我 爱 人 的 吻 ,
把 每 一 个 比 整 个 世 界 还 要 甜 蜜 一 千 倍 的
香 吻 , 把 比 古 代 以 来 的 甜 蜜 还 要 甜 蜜 无 量 数 倍 的
我 的 爱 人 的 千 万 个 香 吻 , 放 逐 到 比 一 个 小 石 头
还 要 少 价 值 的 野 猪 那 里 去 了 , 放 逐 到
曾 杀 死 阿 董 尼 的 野 猪 那 里 去 了 。 我 看 见 ,
野 猪 正 在 狂 饮 我 的 爱 人 的 吻 的 鲜 血 , 像 狐 狸 , 正 在 狂 饮
美 丽 的 小 鹿 的 鲜 血 , 而 你 这 沉 默 的 刀 剑 ,
正 在 狂 饮 我 这 花 树 的 鲜 血 , 这 是 双 重 的 折 磨 和 死 亡 啊 ,
我 爱 人 的 香 吻 --比 星 星 更 美 丽 的 香 吻 ,
正 在 野 猪 的 利 爪 上 死 亡 ,
而 我 却 在 沉 默 这 地 狱 的 烈 火 中 死 亡 。

by starseven0 starseven0

Comments (0)

There is no comment submitted by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