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0

Poem By yongbing luo

清晨 掐掉一朵花
她在哭泣 树枝会疼
她不出声
我们都不出声
她问我 你听到过它们悲伤的声响么
我不出声 惭愧的低着头
为此 我耿耿于怀
一口气吞下三十年的委屈 藏于丹田
我只不过是确信 人天生就有诗性
像现在 我将环抱的双手 静静摊开 放在身体两侧
我把它归于一种仪式
这时 一只猫正搁着我的肋骨
抚摸尾巴的最后一个关节
它让我的灵魂 不再坚实稠密
可以接纳一切 包括风

Comments about 660

There is no comment submitted by members.


Rating Card

5 out of 5
0 total ratings

Other poems of LUO

658

在一条河边 我们把自己用力向上抛出 坠落过程中 紧紧拥抱
我们无视时间紧紧拥抱 我们看着对方 黑暗向上呼啸而过 划破肌肤永不停止
我们看着对方 在到达之前 我们只看着对方
再次 把灵魂抛出 坠入明澈眼里那黑洞般静寂的瞳孔 穿过视网膜 在无数血管神经中飞驰直达心灵

659

把两颗心脏 抛入广袤的山谷
等路过山顶的云 将它拾起
肉体 思念 被大风带走
魂魄成为白云上的 两只鬼

664

我说 淑贞 我的玫瑰花种子只剩4颗了 就在刚才 我说 淑贞时 又吞下一颗
我总是很饿 天黑前我也不吃任何东西 其实我想说 我过于悲伤 是悲伤 切断我所有感知
在凌晨 枯萎掉一只手 我侧身将双手藏于脸颊 蜷缩身体 闭上眼 缓缓等待最彻底的枯萎
我说 淑贞 在昨夜 楼上拼命敲打 他们把渗入骨髓的泪

674

一次大风 刮得城市无比干净
空气中 除了鼻子闻到的那次失误
是一只手
因贪恋某种情结 留下蛛丝马迹

675

一套黑白色 竖条纹的连体衣
一只红色的橡胶鼻子
然后轻轻的踮起脚 轻轻的
从无边际的白 进入

Robert Frost

The Road Not Taken